Categories
黎明叙事集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1]
他肆意燃烧着生命。无畏也无悔。
他生于向日葵的簇拥,灿烂而挺拔。他继承了士人的骨,斗士的血,凛冬的锐利和盛夏的炽热,他挺立,于雪原中挺立,如向日葵般挺立,在满眼金黄色的苍凉中[2]真正向天光盛放。
他挥动旗帜。
有人在棋局里下注,有人以谎言作交易,有人单纯向往着一尊云石塑像[3]却排斥一切带有温度的血和水……
——然而他挥动着旗帜。他自山顶而下降,见到那些世人所称为的没落[4],却令其复现光辉。他自荆棘之路前进,见到上帝已死,也见到空守的老圣人[5]每日重新陈列数百年前的荣耀,他捡拾其中尚未腐烂的部分,继续前进。
他于笔尖处流淌出热情,于掌心紧握旗帜,于燃着的生命里开启下一个纪年。
他直至下一秒钟也仍然活着。
注:
[1]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2]在《百年孤独》中,黄色意味着衰败——尤其在马孔多的开创者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去世时,下了整整一夜的黄花雨。
[3]在《悲惨世界》中,革命领导人安灼拉因其神性被格朗泰尔称作“云石塑像”。
[4]我必须,像你一样,下降,正如我要下去见他们的那些世人所称为的没落。——《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5]但是当查拉图斯特拉单独一人时,他对他的内心如是说:“难道这会可能吗?这位老圣人在他的森林里还没有听说,上帝死了!”——《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