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黎明叙事集

晨昏线以西

Polarnachtz在我七岁那年死去,并将永久活在我的记忆中。¹

——二十二岁的我如是写道。

而那位伟大的领袖在七岁时名为Anna Stepanchenko,在二十二岁时叫做Wienira Schubladen,在她成为伟大领袖之后,被称为Polarnachtz。

我曾在年幼到无知的年纪亲眼见过她的脸。她比我曾经的想象和此后至今的回忆都要年轻,都要漂亮,更像是古神话的女神,而非出现在史书和报纸上的政治领袖。她面部轮廓柔和,并不像墙上的领袖画像那样硬朗带有棱角,她皮肤苍白得不健康,身材也瘦弱纤细,看上去弱不禁风。

我失望至极,我惊喜至极。

我喊出来,啊,领袖同志!您竟长成这样,您真好看,您和画上的一点也不一样!

那时我还不理解逾越的含义。

但我逐渐剥离童年的幼稚。紧接着我明白了她和她的画像从未有过差别,她们一样不可以被靠近,一样不可以被拥抱,一样不可以笑,一样不可以哭,一样不可以作为与其他人相同的存在。

她竟如此孤独——作为人的她竟如此孤独。

我感到悲伤,无数人如热爱共和国一般热爱她,她却失去了回应热爱的权利。

然后她永久离开了这个深沉热爱着她的世界。

在那之后,我逐渐成长。我愈加想要接近她,想要触碰到她,想要了解她钢铁一般的画像背后铭刻着的属于她的历史。

直到我在旗帜的阴影里看到她,直到我在她的光辉的背面看到她。

那里只有她,连她的同志也没有,连她的敌人也没有,连看到她的我也没有。

她说,我是Anna Stepanchenko,我是Wienira Schubladen,我甚至无法否认,我甚至无法逃离。

她说,我是Polarnachtz,我是永久的黑暗与寒冷,就连朝阳也憎恨我,就连黎明也厌弃我。²

她说,我从来不是一个高尚的人,就连自己也不惜背叛。

她说,我将永远沉溺在谎言中,永远不会被拯救。

她说,我没有学会爱,没有得到爱与被爱的资格。

她说,她对着无人之境说,请杀死我。

然后我们相顾无言,我看着她沉默,她看着空旷沉默。

然后我离开,那里只应有她,她自始至终被隔离于那个深沉热爱着她的世界。

最终我明白了她连被热爱的权利都没有。

Polarnachtz已经死去了。


[0]:晨昏线,指地球昼半球和夜半球之间的分界线.

[1]:主视角为Obwillengen,即刘江安,为黎明社会化培育的实验体,具体设定可能在以后会提到.

[2]:“Polarnacht”意为“极夜”,“朝阳”暗指革命前情报主据点朝阳书店,“黎明”暗指革命后黎明共和国或是黎明工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