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黎明叙事集

  我应该如何称呼你。
  我不该提起你的那位故人,你找不到你的那位故人。我不知如何称呼你,可我竟要与你说话,我竟要以你死去的故人的名义。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尽管我曾记得你的名字,尽管我忘了你还记不记得我的名字……
  我的故人、我仇敌的故人、我的朋友。请不必质疑,你或许认识的是我的影子,可她已经被我所扼杀。有所谓光明令她与我共死,然后她也回到黑暗中去了。[1]
  那么我应该如何称呼你。
  我恨你,但我恨的不该是你。我见到你,第一次见到你,在最末一次的后日。那么我该如何称呼你,我是否应该寻找你不存在的墓志铭上的名字,我是否应向你乞求,以沉默如你,得到虚无如我。[2]
  你不必质疑。我所想的是你的想法,而不是我说的话。你看到的是我杀死的人,而不是站在你面前的我。我不愿去被神化为黄金世界的未来和过去,那里倒映着你我的影子,你说那是天堂还是地狱。[3]
  看吧,那所谓光明将要第二次降临,而我已经无以为筹码。自那一天之后,我没有可以讲给你的故事。[4]
  
  [1]:我不过一个影,要别你而沉没于黑暗里了。——鲁迅《影的告别》
  [2]我将用无所为和沉默求乞……我至少将得到虚无。——鲁迅《求乞者》
  [3]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天堂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地狱里,我不愿去;有我所不乐意的在你们将来的黄金世界里,我不愿去。——鲁迅《影的告别》
  [4]受伤的昨天是日历的标记/如今正波纹般地扩散/我没有可以讲给你的故事——谷川俊太郎《钻石就是雨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