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黎明杂事记

无意义对话信息流之二

卡尔:那么,你又怎么看我们的国家呢?弗拉基米尔·马特洛索夫警官。

弗拉基米尔:在你面前,我可无权置喙——我的将军,我可没有为共和国流过哪怕一滴血,在你面前评价她简直就像一个玩笑一样。

卡尔:您瞧,您又正经起来了。弗拉基米尔,我记得您平时可是热衷于指点江山,可现在我问起来怎么又不说了呢?

弗拉基米尔:卡尔,你醉了。

弗拉基米尔:我想你不会喜欢听那些幼稚的玩笑。我为这个我每天都在讨论的国家又付出了什么呢?你说,我的言语,我的眼泪,我作为文人这些多余而无用的东西……

弗拉基米尔:卡尔卢沙,你醉了,你不该跟我说这些。

卡尔:我没醉,警官。倒是你,不知道是什么酒能让你每天沉浸在一种虚无的感受里,甚至看不见你周边的任何东西。看吧,你在你那些无所谓的悲伤里忽略了什么:你的朋友们、有趣的书和电影、夜晚的霓虹灯、摆在你面前的这杯酒。

卡尔:可是你整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甚至没人能与你共情。

弗拉基米尔:你说得对,卡尔卢沙。

卡尔:我说过,别这么叫我。

弗拉基米尔:好,蔡特拉斯大人,如果这样能令您满意——我就要回答您:我的确是看不见任何事物,我只是看到这世上的所有人整日沉浮在他们自己的阶层甚至无法说出任何一句不在他们生活剧本里的话,就像您眼下的那些快乐,这都因为您是蔡特拉斯——上将之子!我亲爱的!

卡尔:“这世上的所有人”?老兄,你小说看多了吧?你真当你是耶稣,还是其他什么宗教的什么救世主大人?

弗拉基米尔:这正是因为我什么也做不了,上将之子卡尔·蔡特拉斯!你的一句话比我的全部痛苦有价值得多,可是你竟然还在这里劝我和你一样耽于享乐!

弗拉基米尔:我无法说服你。你和我一样热爱这里的人们,因此只有剥夺了你的全部权力才能让你真正与我共情。

卡尔:恕我打断。你是不是忘了我们两个——金发的弗拉基米尔,爱喝酒的卡尔,也是你所谓“这世上的所有人”的其中一部分?

弗拉基米尔:……

弗拉基米尔:在冬天冻死街头的穷苦人也是。由于艰苦的工作身患重病却无钱治疗的工人也是。

卡尔:如果街上有人被饥寒所扰,我们可以请他坐进来喝一杯,如果你看到有哪个工人没有得到应得的工伤赔款——这明显违反了法律——我们可以逮捕那个拖欠赔款的人。

卡尔:而现在,就由我们的弗拉基米尔警官把你提到的那两个人带过来吧?

弗拉基米尔:不是所有人的困境都能用你的方法解决。

卡尔:我们也不可能解决所有人的困境。不是所有问题都用得上“Fraternité”[1]一词。

弗拉基米尔:……这一杯敬卡尔·蔡特拉斯。

卡尔:我实在是不知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弗拉基米尔:我想要一次壮烈或残忍的死,以至于我可以忘记我的幸福建立在无数人的痛苦之上,以至于我可以忘记今天我在你面前的无能和懦弱。

卡尔:弗拉基米尔,你醉了。

弗拉基米尔:我一向如此,卡尔卢沙。

卡尔:……弗拉基米尔。

[1]:法语,“博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