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黎明杂事记

无意义对话信息流

薇妮拉:冬月,你在看书?

冬月:是的。

薇妮拉:你手里的这本是……?

冬月:《水浒传》,写于古中国。

薇妮拉:我还没听说过。书的内容是什么?

冬月:一次失败的革命。它生于压迫和混乱,死于妥协和背叛。

薇妮拉:难怪你要看。

薇妮拉:被背叛的革命……是统治者要讽刺他们吗?

冬月:不。根据广泛看法,这是在歌颂他们的反抗精神,即使最终这次革命倒戈为对现有政权的保护。

薇妮拉:有意思。就连失败了也要歌颂?那么——

薇妮拉:算了,这些人真是莫名其妙。

冬月:一切都会被铭记,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被铭记。就算他们失败了,也会有人去铭记他们,歌颂他们。

冬月: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薇妮拉:毫无意义。

薇妮拉:对失败者的怀念,不过是居高临下的怜悯罢了,有谁会把破碎的红布当做旗帜呢?不过是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再壮美的建筑成为废墟后都只会让人觉得可悲。

冬月:你要知道,我们本来就生在废墟中。

冬月:在核战过后人类社会陷入混乱,各个政权土崩瓦解,文明一度濒临湮灭。

冬月:直至今日,曾经的辉煌都没有被复现。

冬月:你看那边。和我们只隔了一条铁路,有高楼大厦,有各种部门机关,也有学校和研究所。曾经他们为了争夺它,不惜把它毁灭无数次。它是这片大地的心脏。

冬月:但仅仅是几百年前,你可以在任何一个国家见到这样的城市——即使它们的名字你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冬月:现在,它不过是废墟中勉强能看的一部分。仅凭它的样貌,你根本无法想象这座废墟被摧毁前是什么样子。

冬月:那么我们在做什么?我们为之付出鲜血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被灾难摧毁的大厦剩下的一块砖,即使所有人把它当做文明的明珠。

冬月:无论我们如何陈述我们的伟大,不可否认的是我们仅仅是在争夺废墟的一部分。

冬月:如果必须这么说,那我们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即使我们成功了,我们的躯体也会归于尘土,我们的功绩将被埋在贝加尔湖的坚冰之下。

冬月:薇妮拉,你觉得什么是成功?

薇妮拉:你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吗?你认为你会失败,然后你用未来的那些不存在的赞歌来自我安慰?

冬月:你觉得我们会失败吗?

薇妮拉:我不知道。

冬月:你觉得即使我们失败,我们的所作所为也有意义吗?

薇妮拉:……

薇妮拉:我不知道。

薇妮拉: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我们的结局只有失败和失败。

薇妮拉:那你为什么这样问呢?

冬月:人类还存在,对吧?

薇妮拉:(点头)

冬月:西伯利亚城还存在,对吧?

薇妮拉:(点头)

冬月:黎明工会还存在,对吧?

薇妮拉:这么问又有什么意义呢?

冬月:既然存在,又为什么要靠宣称失败堵死自己的道路呢?

冬月:这世上仅有一种失败便是彻底不复存在,但既然没有存在又如何宣称成败呢?

冬月:这本书中的革命者们算是失败了,但他们让千年后的你我有契机在这里讨论成败。

冬月:那么这次讨论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呢?

冬月:没人知道。或许在千年后我们的这些话会被定义为我们革命成功的原因。

冬月:那么让我们探讨这些的那些革命者也算是参与了成功的革命。

冬月:没人知道海面上的哪一缕微风会变成一场风暴。

薇妮拉:冬月。

冬月:嗯?

薇妮拉:……

薇妮拉:一只蝴蝶会毁掉一切,对吗?

冬月:不需要是蝴蝶。

冬月:这个世界的一切在诞生之初就安装了自毁程序。

冬月:蝴蝶不是原因,蝴蝶是催化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